《群芳谱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群芳谱- 第660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
赛凤扑哧一声娇笑道:“没有的……”

柯若红咯咯腻笑道:“是呀,师哥,你明明身体虚弱,昨晚在路上,为何又要钻进费姐姐和丁姐姐的马?#36947;錚?#25105;听见费姐姐说要把你打出来呢,你便是?#31859;?#21487;怜这一招,阴谋得逞。”

“反了……反了……”杨宗志苦着脸叹了两声,心情大是愉悦,一切的打算,只待迎娶虞凤之后便能按部就班,他委实有些得意,日后一大家子人生活在一起,哪里他都不愿再去了。

他站起身来,催促她们三?#35828;潰骸?#21834;……天快黑了,我们不如也早点回去,商讨一下昨晚我在幼梅儿和娆娆车厢里碰到的问题,四个人齐聚智慧,说不定能令我茅塞顿开啊。”

史艾可微微色变的跳起身子来,跑出两步回?#26041;?#36947;:“你……你休想,我……我只和你接吻,其他的事情,我才不会和你作……”说罢快步的跑出了丛林。

“咦……”柯若红轻轻依偎在杨宗志的胳膊上,望着史艾可扭着浑圆的小屁…股跑出树荫下,仰头又望着杨宗志:“师哥呀,为何……为何可儿每次都不愿和你同床哩,我记得在鸿冶城,她便逃掉了一次,后来在长白山上,你都快要得逞了,又被她捉住手,她跟你小声嘀咕了几句,她说的……是什么?”

“嘿嘿……嘿嘿。”杨宗志微微一笑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,夕阳下看到分外耀眼,赛凤道:“我们?#19981;?#21435;吧,说不定……又有什么消息传来了。”

杨宗志拉住她道:“好,我们回去,哎哟……肩头又疼了……”

这回赛凤没好气的撞了他?#20918;?#19968;下,和史艾可一样扭头便走,再也不会理他,杨宗志无奈只得摁在柯若红丰满娇嫩的身子骨上,腆着脸笑道:“好若儿,你可不会将我也一脚踹开吧。”

?#29677;摇?#26607;若红一脸媚态的在他嘴边亲了一口,咯咯腻笑道:“你说呢……”

……

回到林仙小驿时,天色刚刚黑尽,甫一走进客栈大门,朱晃便气喘吁吁的跑进来道:?#25226;?#20804;弟,洛都危险了。”

在外人面前,杨宗志自然不好无赖的趴在柯若红香喷喷的身子上,慌忙正正经经的站起身,随口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朱晃道:“我们的兄弟去打探过了,说前些天洛都西门从被攻破一次,杀进去六千多人,洛都倾满城之力,才将这些人杀掉,把城门缺口堵上,今日江东军又再度攻城,似乎……似乎并未伤筋动骨,反而实力大涨,增添了不少精锐之师。”

杨宗志皱眉道:“哪来的精锐之师?”三?#39318;?#21644;鲜于无忌自江东起兵,号称十万大军扑向中原,杨宗志明白,这十万只是个虚数,加上他们招降陈通的残部,充其量不过六七万人罢了,江东鲜于无忌的手下本有驻军五万,这些才是他们的根本所在。

这三个月来,他们从江东打到洛都,兵马折损了不少,围城三月不破,辎重和战马更是损失惨重,这一战……比的就是耐力,谁先支撑不住了,露出败象,谁就是覆灭的那一方。

以现如今天下的局势,西蜀按兵不动,陈通在變州的大营名存实亡,北郡过去的七万驻军被收编到城防部?#21448;校?#21152;上骁骑营,守备军,洛?#21152;?#35813;实力更强才对,只不过江东军士气正旺,洛都不敢贸然出击罢了。

三?#39318;?#21040;哪里还能求来精锐之师,天下的精锐……都在这里了,唯有北郡留守的余部两万人,在杨宗志的手下,除非……三?#39318;?#21487;以说服西门松和他一道起兵,否则……他只能就地招募新军,新军收编,扩充战力,也不是短时间就能作到的,看来朱大哥他们打听到的,只能是新军数量增加,精锐二字,可就谈不上了。

杨宗志沉吟道:“先不管这些,范蕲大人和许?#27785;?#20182;们有消息传来吗?”

朱?#25105;?#22836;道:“还没有,我们的人一直都在外面,只要他们出洛都城,往北走,必定能与我们碰上。”

杨宗志点头道:“是……?#34987;?#26159;不错,这里也是和范蕲他们事先约好的,可是一日没有消息传来,心里面总也不踏实,柯若红娇痴的唤他道:“师哥啊,我们再等等就是,反正也不急在一天两天。”

杨宗志笑道:“你婉儿姐就快临盆啦,我想着早些能回滇南去,也好让师父他们高兴高兴,罢了……再等等吧。”

朱晃抱拳道:“那我再出去打探消息,忽日列兄弟说,过几天他?#19981;?#36214;过来,要我们千万?#20154;?#19968;起去洛都。”

杨宗志蹙眉道:“乌?#26607;?#23601;快生子了,他赶过来作甚么?”

朱晃哈哈笑道:“他说要跟你结亲家呀,趁两个胎儿还没落地前,先在你这里落下口实,到时候你想后悔都不成啦。”

杨宗志哈哈一笑,被柯若红拉着走到灯火通明?#30446;?#26632;内,这里被他们使银子包下来,前院后院?#21152;?#20154;把守着,杨宗志知道自己现在的名号不可露面,甚至还用洛素允的名字登记造册,处处谨慎。

乍一走进大门,见到史艾可正小声嘀嘀咕咕的陪着赛凤说话,也不知她们说起什么事,银铃般的娇笑声不断传来,杨宗志凑过去道:“啊,在说什么呢?”

史艾可笑着扭过了头,对赛凤的小耳朵低语道:“看到了么,这坏哥哥,今夜是不想放过你了呀,我看那……你就认命了吧。”

赛凤听得小脸一羞,灯烛印照下如同红彤彤的丹蔻,她抿着小嘴,丝毫也不搭理杨宗志,杨宗志碰了个软钉子,讪讪的坐在她们中间,笑道:“怎么了,难道在说我的坏话?”

继而转头对史艾可嘿嘿道:“你可别忘了,你那小秘密还在我手里呢,今晚……便让我好好给你教两手,你便不会怕了。”

“我怕什么呀?”史艾可满脸羞红的跳起来,恶狠狠的朝他龇了一下小牙,唇红齿白,小牙细碎整洁,杨宗志爱煞了她这副清婉的模样,伸手便要把她招过来,史艾可慌忙将赛凤推到他的怀中,心慌意乱的道:“你还是欺负赛凤姐姐吧,反正这里的姐姐多得是,我听说,赛凤姐姐曾经对洛姐姐,月姐姐她们说,她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,你吃了她这甜甜的果子吧。”

“可儿……”赛凤羞臊的大发娇嗔,不禁无地自容,那时候说那话,分明是看杨宗志危在旦夕,不管不顾下的冲动话,实则赛凤她害羞的要命,此刻被口无遮拦的史艾可?#39029;?#26469;,让她根本不敢抬头去看杨宗志。

“是吗?有说过这?#21482;?#21527;?”杨宗志哈哈大笑,赛凤截口道:“没?#23567;?#25105;没说过……”

“谁说你没说过呀……”二楼过道的屋角下传来几个笑嘻嘻的声音,赛凤抬头一看,见到姐姐和其余好几个姐妹都在那里站着看好戏呢,“呀……”赛凤?#25307;?#26197;倒过去,真真?#21069;?#20160;么女儿家的脸面都丢尽了。

杨宗志忽然龙精虎猛的横腰抱起赛凤,一反这几天的?#23454;?#39059;态,也不顾赛凤在他肩头上狠命的拍了几记,抱着她便走到一个昏暗的偏房内,将赛凤放在床栏边,身?#21451;?#19979;去道:“赛凤……赛凤?#23601;貳?br />
一声声唤来,绝无半点笑嘻嘻的不正经,而是语出真心,?#29677;擰?#36187;凤羞不可抑的仰头扫了他一眼,又飞快的躲过他?#35889;?#30340;目光,?#36710;?#36890;红娇媚,一根手指头无力的支在下巴旁,眼神躲躲闪闪?#30446;?#30528;黑暗的侧方。

杨宗志道:“去年……我们在望月城?#21152;觶?#37027;个时候……我绝想不到,会有今天这样一个日子,这一年?#22017;?#26469;,我在南朝出生入死,而你在凤凰城里也吃尽了苦头,每每想到这里,我便?#38405;?#22810;了一些愧?#21361;?#29978;至?#29273;?#30340;有些不敢面?#38405;恪!?br />
赛凤侧着小脑袋,?#21487;赶?#30340;道:“你愧?#38382;?#20040;,我……我都是心?#26159;?#24895;的,再说……我被人迷走魂魄,在你的肩头上刺了一刀,该愧疚的……应该是我才对呀。”

杨宗志笑着点头道:“对呀,马上就要?#40839;?#22971;的人,还有什么愧?#21361;?#20320;不知道,那天晚上在王庭夜宴里,你那一登场,将座上所有的人都震慑住了,连我在内,我想不到……一年不见的赛凤?#23601;罰?#31455;然出落的这?#27492;?#28789;而又光彩夺目了,嘿嘿……我杨宗志真是好福气,这么美貌温柔的妻子,也能被我抢到手。”

赛凤被他逗得扑哧一笑,冲淡了一些心头的紧张和羞怯,她侧着小脑袋,腻声啐道:“哼……小,小贼子!”

杨宗志听得哈哈大笑,这一声唤,等了一年之久,那个时候赛凤便爱啐他小贼子,因为他做事不依常理,多番用手段调戏赛凤,杨宗志得她一句唤,骨头也酥了半截,抬起身子,目光落在她娇柔修长的玉体上。

玉体横陈,洁白的绸衣素裙,素裙下波澜起伏,一年过了,这?#23601;?#36830;身材也发育的这么好,杨宗志心头不禁感叹,双手揉动,钻进了裙下。

?#29677;?#21659;……”赛凤下意识蜷缩起?#36214;?#30340;腰肢,想要将他的手压在身下,杨宗志尽起温柔手?#21361;?#20687;方才?#24895;?#21490;艾可那样缠绵的吻了下去,“啊……”赛凤不禁动情起来,躲避着的目光勇敢的迎逢而上,两?#26234;?#20030;,用力的抱住了他的后脑。

房中没有电灯,只有外面大堂的灯火稍稍透入,房中的?#38706;人?#20046;瞬间高了一截,伴随着两个人呼呼的喘息管吟,还有细微的咕噜噜吞咽口水的声音传来,“宗志哥哥……”赛凤轻柔的唤道:“赛凤……赛凤听姐姐说,小时候,我们都跟一个亭哥哥要好,那位亭哥哥名叫赵虞亭,是敬王爷的爱子,我们的爹爹和敬王爷是?#20004;?#22909;友,我未想到……多少年以后,?#19968;?#24515;?#26159;?#24895;的作亭哥哥的妻子。”

杨宗志笑道:“我也记起了以前的往事,不过那一段比较模糊,现在不管这么多了,不管你是不是?#24405;?#20154;也好,南朝或者大宛女子也罢,我都会一心一意的待你好。”

赛凤感动的揉身而上,?#31859;约?#23047;软的身躯紧贴着他,重重的点头道:?#29677;擰?#25105;,我也是,赛凤爱你,一辈子也嫌不够,赛凤……什么都要给你呢。”

杨宗志手脚飞快的解开她素白的衣裙,露出她高挺饱…满的娇躯,这一眼看下去,不禁目眩神迷,这?#23601;?#21487;真?#21069;?#24471;耀眼,身子好像玉石?#21069;?#27809;有任何瑕疵,手指在上面浮动,光滑的定不下来。

杨宗志一脑袋扎进那媚香无限的身躯上,留下一串串热烫的吻痕,赛凤也情动的厉害,娇躯左右扭摆,如同风中扑簌簌的杨柳,过了不知多久,杨宗志褪开衣衫,让赛凤在身下摆?#31859;?#24577;,一剑顶在凭栏上。

口中轻轻的吸了一口气,缓慢的向内挤去,初时狭窄,略带一些晦涩,不过花露已经滴得到处都是了,经过一会子的润滑,杨宗志沉下腰,一剑顶入一半,正在这时,身后黑漆漆的木门外传来恼?#35828;?#25293;门响:“哥哥……不是我要?#30340;?#22909;事呀,是外面有人找你哩,她们说事态紧急,让你赶紧出来相见。嘻嘻嘻……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同志们,鲜花告急呀,数量实在有点少!

第六百三十一章 迎娶 之五

杨宗志胡乱的套上戎装打开房门,见到史艾可掩着小嘴,一脸促狭的盯着他,看到他出来后,史艾可对着吐了吐淡红色的小香舌,一脸顽皮?#30446;?#24847;,?#36335;?#25171;扰他的好事,让这古灵精怪的?#23601;?#24320;心的难以?#37221;啤?br />
杨宗志却是满脸沉郁,一剑已经到了半途上,赛凤那?#23601;?#27491;在媚态?#19979;?#26102;,偏偏这种时候有人来传信,他又不能荒唐到让人家隔门苦候着,等自己舒爽之后再去相见,万一是范蕲和许冲?#20384;矗?#37027;可太过失礼了。

无奈跟着史艾可走出客栈外,抬头一看,门口空空的,哪有半个人影子,杨宗志心头一怒,回头对史艾可唤道:“可儿……”

史艾可笑嘻嘻的朝他?#36153;?#21671;嘴,伸手往他背后一指,笑道:“来了……”

杨宗志回过头来,方才看清楚,夜色下,一群人?#24590;怎?#36292;的结伴?#20384;矗?#20854;中有一些是自?#21495;?#20986;去的手下,还有一些……夜色下看得不甚清楚。

他迈步迎过去,低头仔细一问看,?#20999;?#20154;穿的花花绿绿,显然不是范蕲,许冲之流,一个个长发敷面,身上染满了血迹,衣襟斑驳,杨宗志微微一惊,心想:“莫非是碰到江东军的留难?”

他以为这些人是范蕲或者许冲的手下,?#20384;?#25253;信的,半路上被江东军侵扰过,闯营而来,低?#21453;?#36807;去一看,面前那个绿衣人正好抬起额头,惊喜的大叫道:“师姐夫……”

杨宗志被这冲口而出的声音吓了一跳,看清楚……那人是个女子,面色血迹斑斑,也不知是她自己的,还是江东军留下的,总之容貌是一点也分辨不出来的,念起她口中所唤,结合她的打扮,杨宗志若有所思的蹙起眉角,复念道:“师姐……你,你是小盘翠?”

禹盘翠跳起来道:“啊……你还记得我呀……”转身招呼身后人:?#30333;?#24072;姐,曲师姐,邰师姐,我们找到师姐夫啦……”她话音一落,背后呼啦啦?#21487;侠?#21313;几,二十个小脑袋,一个个伸手抹着脸上的血迹,抑或是热泪儿,?#21487;?#21757;咽起来。

?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
重庆时时彩破译
福彩天津快乐十分开奖 江苏e球彩开奖号码查询 智博彩通 11选5北京走势图中奖条件 福彩新快3 河南福彩快三玩法 快乐十分2胆拖5怎么算中奖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福建22选5计算器 二个半波单双中特 新疆彩票18选7 11选5现场直播 体彩:排三试机号 p3开机号多少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线连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