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群芳谱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群芳谱- 第634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尽?#26412;?#32780;誓不罢休。

听到扎西哈多说起让他们滚回去,联系到早晨在塞夜河岸听见当地百姓们的怒吼声,杨宗志心头一动,暗忖:“莫非那一幕……也是扎西哈多的授意安排?”否则一般的百姓即便是再过彪勇悍不畏死,也不会和一支数万?#35828;?#25932;国军队起冲突。

扎西哈多安排这些事的目的是什么呢,回忆起昨日和谈那会,他口中咄咄逼人,开出了让人无法忍受的条件,?#24515;?#26397;割地,赔偿,并且杨宗志还要立誓终生不可踏足漠北,他作这一切的所有结果,似乎都是要让杨宗志等人败兴而归,他的目的也是要赶杨宗志走才对。

想到这里,杨宗志便有些摸不着头脑了,按理说……扎西哈多第一天夜里找到大营时,尚?#19968;?#24320;口让杨宗志帮忙,虽然他话还没说出口,意思已经很分明了,而且杨宗志也并未矢口拒绝掉他,为何他又变主意了呢。

想想昨夜秀儿所说,扎西哈多在国内,要面对的是以萧太后为首的旧势力,他出声?#31859;?#24049;帮忙,多半是要一起对付萧太后吧,或者为他造势,以便能够大权独揽。

为何他又不愿意这样作了呢,他把杨宗志看做毕生敬重的对手,也是生死敌人,但是在这件事情上,他们也没有多么厉害的冲突,杨宗志对萧太后不了解,甚至连名字都听到极少,扎西哈多在顾虑什么呢。

杨宗志的心底里满是疑问,也不去管许冲,任由他这般去冲闹,许冲的嗓门本来就大,怒气翻?#20384;?#20102;,也不管朝堂礼仪,邦?#36824;?#31995;了,登?#36924;?#21475;大骂,什么难听的都敢说,诺大的宫殿内,便只听到许冲尖细的嗓音在耳边环绕回荡。

看到许冲气急败坏的样子,扎西哈多反而不急,而是抿着嘴,微笑着的任?#23578;?#20914;怒骂,阴鹜的眼界四处瞥一瞥,似乎在告诉其他人,“你们看到了吧,南朝人也是这样粗野的模样。”眼角更是透着一丝?#20197;擲只觥?br />
“他***,本官说你呢,你他***贼笑个什么劲!”这时候就连朱晃也有些听不下去了,伸手拉了许冲一把,许冲转过头来,茫然问道:“怎么,本官骂得不对?”

殿外适时的响起一个传唤将他打断:“天娄大汗驾到……”

 

第六百零八章 雍容 之二

殿内?#35828;?#19968;阵轻响,群臣开始小声窃窃私语起来,杨宗志左右看看,见到大家的脸上微微露出惊色,显然契丹的天娄大汗来的出乎意料。

前些日子也曾听说了,这一回和谈全是瞬息间裁定的,因此也没有通知其他三国的汗王,扎西哈多本来就随军,恰逢际会而已,可没听说天娄大汗也?#20384;?#20102;。

杨宗志现在就怕不乱,来的人越多,场面?#20132;?#20081;,对他来说却是难得的好机会,四国虽然组成了同盟,但是毕竟还份属不同的政治载体,他们内部,未必就没有可以善加利用的嫌隙。

如果四国人真的是铁板一块,杨宗志和谈也不用参与了,径直转身打道回府就是了,不过昨晚与秀凤倾心交谈一宿,说起了四国中许多鲜为人知的往事,让他明白,世上永远没有恒定的盟国,只有利益驱动下的险恶人心。

四国之所以在前面百余年来交好,根本原因是单兵实力无法和强大的南朝分庭抗礼,任意挑出其?#24515;?#19968;国,都不是南朝大军的对手,只有合纵起来,才能造?#31361;?#26377;胜负的?#32622;妗?br />
本朝开天辟地之时,太宗皇拉帝曾经多次御驾亲征,想要打败契丹,继而平定混乱不堪的北方,南朝的汹汹铁骑也历次打过莴恰河,四国内部的权力分化而又不断集中,委实不是没?#24515;?#26397;的外部力量在推波助澜。

契丹国在那几战中被太宗?#23454;?#37325;创,因此渐渐衰落,这才造就了后来室韦国和现在?#22238;?#30340;强势崛起,南边江山一代又一代的易主,这里的汗王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冒出,到了今时今日,四国同盟已经并不惧怕南人,而是无时无刻不想着?#32456;?#20013;原的万里沃土。

历朝历代的先祖都是在战马上得到天下,多为悍勇之辈,后世的子孙们却没有经历过?#20132;穡?#23433;逸奢华惯了,只期望能守住江山,万?#26469;?#25215;,便失去了先祖们的咄?#22836;?#33426;。

宝殿内一片灯火辉煌,方才还在饮?#35889;?#20048;的大臣们,一个个收拾凌乱的衣衫站立起来,门口还没见到来人,便能听到“哈哈哈哈”的?#28010;?#31505;声,杨宗志等人站在客位上,目光紧盯着殿门口,不过一会,一众随人簇拥着一个男子雄步迈入。

那男子年约三十多岁,四十不到,身?#26576;?#24471;颇为魁梧,个子却并不高,至少比杨宗志和扎西哈多矮了半个头,皮肤黝黑,额下留下一排整整齐齐的胡须,一笑起来,露出一口森冷的白牙,在肤色映衬下分外显眼。

身上穿的却是马兵的寻常胡服,露出一截肩头的,他快步走进来,目光四处扫视一番,还未开口,却是豪声大笑起来,扎西哈多站在高位抱胸道:?#25353;?#27735;叔叔来啦……”

天娄大汗快步走到杨宗志的面前站定下来,目光稍稍抬起,仔细的对着他上下打量,忽然伸手一用力,在杨宗志的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,许冲和朱晃等人看得一惊,以为事出变故,赶紧便要护在杨宗志身前,却听见天娄大汗哈哈大笑道:“你就是杨将军,久闻大名啊,少年英雄,却是如此?#35828;謾?br />
许冲等?#35828;?#26102;松了一口气,听得出天娄大汗这几句,倒是真心赞许,杨宗志抱拳道:?#25353;?#27735;过奖了。”

天娄大汗摇头道:“我没过奖,我的两任统兵大将,?#32676;?#36133;在你的手下,他们两?#35828;?#24180;纪加起来,?#24515;?#30340;四五倍还多,可是无论?#39047;?#36824;是武力,都和你相差的太远,这一仗……我?#21069;?#24471;是心服口服啊,来人那,拿酒过来,本汗要和这位壮?#23458;?#39278;一杯。”

身后的随人们立即献上美酒,扎西哈多叫道:?#25353;?#27735;叔叔,他是敌国?#30446;?#39318;,你为何也要与他共饮……”

天娄大汗转过身,淡淡的说道:“本汗敬重的是他的本事,博尔帖与哥舒尔特都是本汗精挑细选出来的佼佼者,博尔帖善马战,却被他在马背上一枪挑断了咽喉,哥舒尔特长于运筹帷幄,也被他耍得团团转,同一个计策,不同的效果,哥舒尔特那么睿智的老者,竟然栽了无数个跟头爬不起来,试?#25910;?#26679;的人,本汗为何不能与他痛饮?”

天娄大汗也不理扎西哈多一脸异色,转而抓起一个小酒杯,又随手扔在地面上,而是径直提起毛皮酒囊,仰天大灌了一口,将酒囊扔给杨宗志,大笑道:“本汗喝过的残酒,你敢不敢饮下去。”

杨宗志看的哈哈一笑,这位天娄大汗绝不像先前那些贵族们那样矫揉造作,而是处处充满阳刚之气,这倒是正对杨宗志的胃口,?#27492;?#30340;习气,便好像吃在马背上,穿在马革里,睡觉也是在马厩中一样,杨宗志拧起酒囊,想也不想的,便仰天大灌了起来,一直喝到残酒一滴不剩,这才放下了酒?#25671;?br />
二人相视哈哈开怀一笑,他们虽是战场上的仇敌,可是战场下来,却是互相起了些惺惺相惜之意,天娄大汗道:“既然今日盛宴,本汗也来作个东道,请杨将军痛饮几杯,男人嘛……喝酒怎能用如此小杯,一律都换成大碗。”

背后的随人们赶紧给桌上人都换了硕大的杯碗,许冲讷讷的盯着海碗,暗骂:“这土人……难道要灌醉我们不可?”

漠北的酒水本来就是辛辣呛口,绝不会像江南的美酒那样,先要祛除?#21448;剩?#20877;用坛子密封,窖藏上三五,十几年,这样拿出来的美酒才会去除了辛辣,变得干邑爽口,酒味尚存,余香却是绕梁三日而不绝。

方才用小盏喝酒的时候,许冲便呛的头晕脑胀,酒气上头,因此才会那么不依不饶的骂骂咧咧,现在陡然换了海碗,不但是他,就连一些?#22238;?#30340;贵族们也面露迟疑的难色,天娄大汗走到杨宗志身边?#30446;?#20301;上坐下,与杨宗志旁若无?#35828;?#20320;推我盏。

扎西哈多和群臣们自觉受?#27515;?#33853;,扎西哈多看天娄大汗也坐在客位上,他站在高高的主位上坐也不是,站更难受,天娄大汗笑道:“杨将军,我听说你在南朝也不算位高权重,更是被人消夺了兵权,险些打入大牢,若不是适逢南朝内乱,你说不定早就为奸人所害,一命呜呼啦,怎么着,有没有考虑过另投明主?你看看本汗,与士兵同吃住,有了金银财宝,也都分给了手下人,绝不会对他们妄加猜疑,若是你能到我契丹国来,本汗愿与你兄弟相称,?#26469;?#32467;为涂赞。”

扎西哈多听得面色一惊,险些从高位上跳将下来,杨宗志急忙站起身,抱拳拜礼道:?#25353;?#27735;错爱啦,在下虽是南朝罪臣,却是不敢有违父母训斥,身为南朝儿郎,便是肝脑涂地,也不敢有反心叛意……”

“哦……”天娄大汗讷讷的应了一声,许冲在一旁哈哈大笑道:“好叫大汗得知,前段日子我们出发之前,皇上已经收回成命,打算重新将本朝公主,他的亲?#31859;?#23233;给杨大人啦,从此以后,杨大人再也不是什么反贼逆臣,而是如假包换的驸马爷呀!”

许冲说这话的意思是敬告天娄大汗,不要把心思打到杨宗志的身上,漫说他已经平冤昭雪,更是贵为当朝唯一的驸马,岂是他那什么马背上的涂赞可以相比的,而对面的那些大臣们也纷纷觉得此举甚为不?#20303;?br />
杨宗志是敌国的领兵大将,杀了他们四国不知多少的兵将士卒,这个人一旦被天娄大汗招至麾下,那些被他所杀之?#35828;那?#23646;们,从此就要笑口相迎,而且当着这么多?#35828;?#38754;,天娄大汗直接开口相邀,叫他们这一群大臣们也暗觉惶恐不安。

对面传来小声议论,杨宗志见天娄大?#22815;?#32531;沉吟下来,并未追究下去,赶紧坐下来了事,看天娄大汗的气度样貌,他倒是觉得这人也不是不可信,只不过他从来都是?#38405;?#26397;人自居,虽然明明体内有着一半蛮?#35828;难常?#21487;是他自少在南朝长大,受到了父母师父,以及白发?#31995;?#38271;等长辈的眷顾,让他领着兵马去征服南朝,那是死也做不到的。

酒过三巡,天娄大汗抹着湿淋淋的嘴角,豪声大笑道:“今日酒喝得畅快,人?#37096;?#24471;极为对眼,不过有件事情,本汗还要在这里问一下,虽然于眼下气氛不合,但是本汗的心里藏不住话,博祖裔大人,我?#35475;?#19968;句,我的得意大将哥舒尔特,他到底是怎?#27492;?#30340;?”

殿内众人听得面色一窒,大家想不到天娄大汗会在这个当口上出声发难,哥舒尔特怎?#27492;?#30340;,在座的众人都明白,哥舒尔特是?#36824;?#25668;一刀砍下了脑袋,他数次大败在杨宗志手下,几乎送掉了性命,造成心灰意懒,想要请辞回到漠北,却?#36824;?#25668;认为是搅乱军心,在阵前十万人面前当场杀掉。

这事情早就?#36824;?#26469;的士兵们传回了国内,人尽?#28798;?#22825;娄大汗不可能没听说过,他如?#35828;?#22530;问出来,自然是另有深意,博祖裔缓缓的站起身,犹犹豫豫的回?#26263;潰骸?#20182;是……他是……”

天娄大汗放下面前的酒碗,哈哈大笑道:“有什么?#26263;?#35762;无妨,他究竟是怎?#27492;?#30340;,是自己战死的,还是?#21191;?#32972;上摔下?#27492;?#20102;性命?就连尸首也没留下。”

博祖裔探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子,一时噤声不敢说话,天娄大汗哼的一声道:“说不出来了么,我们既然四国结盟,互相誓约要去攻打南土,为何本汗的属下会被自己人割破了喉咙,这事情你们总要给本汗一个交代呀,否则本汗哪有颜面去面对哥舒尔特的老妻孤儿。”

扎西哈多叫道:?#25353;?#27735;叔叔,此事另有原因,我们还是改日再谈,眼下外人在侧,不宜妄争口锋之力。”

天娄大汗理也不理扎西哈多?#28783;?#26045;过来的眼色,而是怒哼道:“有什么原因不能对大家说出来?杨将军也是战乱当事人,他在这里,正好能够辨明真伪,只要哥舒尔特他有通?#20449;?#20081;之心,那自然是杀得好,杀得?#30591;?#21487;是他如果没有异心,而是尽忠于四国,为何他会含冤而死,四国互结同盟,已经有百年之?#33579;?#36825;样的事情,可是从未有过。”

席上众臣纷纷面露尴尬,这事情说起来,还是怪固摄太过刚愎自?#33579;?#21733;舒尔特的确出征不利,但也为四国打下了望月城,虽然折损了不少兵马,可是罪责不至于送死,消息传回来后,博祖裔便摇头叹息了许?#33579;?#20182;的大弟子达尔木也死在了战场上,大王子不汲取教训,阵?#21543;?#23558;,这才会造成后来无人可用。

天娄大汗急匆匆的从契丹赶过来,显然是为了此事而来,面对他的当堂质问,人人都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不伤了彼?#35828;?#21644;气,正在此时,殿门外又传来解围的呼?#21543;骸安?#23572;汗王驾到……”

殿内人一起“哦……”的一声惊呼,想不到今夜一个小小的聚会,竟然聚齐了四国的所有首脑,方?#30424;?#23044;大汗进门时,大?#19968;?#35273;得颇为诧异,现在听到大宛国的察尔汗王也来到这里,大家的面色却是微微滞纳着,显得处变不惊。

杨宗志的?#21152;?#19981;禁跳动起来,这位察?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
重庆时时彩破译
港彩平码是什么意思 福彩3d漏洞玩法 幸运武林基本走势 三肖中特中后付款 双色球开奖号码 36选7复式中奖规则 北京11选5综合走势图百度乐彩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昨天一 博彩会员数据资料 新乡有双色球合买群吗 广西快3开奖l结果 河南快3走势图今 大乐透专家预测 10半全场怎么算 河北快3电视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