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群芳谱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群芳谱- 第178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?#23567;瑶?#20405;星崆嵴鹏猓鲁龃蠊捎挠?#30340;?#38379;?#23613;数喷在?#32422;毫?#19978;。

杨宗志自责的道:“实在是对不住,我方才……我方才不是……”他本想说?#32422;?#21018;才不是故意的,但是转念一想,?#32422;?#26681;本就是故意的,明明看到了人家女儿?#19968;?#34915;服的情形,却是一点也不转过头去,而?#19968;?#26126;目张胆?#30446;?#20102;个遍。

身下的唐小婕?#23814;?#23194;笑一声,红着脸庞,?#21487;?#24623;懦的道:“好郎君,婕儿……婕儿饿了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稍稍感觉好了一些,感觉不好就是在讲故事,感觉好就是在生动精彩的讲故事,有差别的。

第二百五十一章 投江 之五

唐小婕极度不好意思的说出了“婕儿饿了”四个字,说话好像蚊虫的哼哼,而且更是不敢多看杨宗志一眼。她本是个天地灵秀的女子,方才落水之后浸湿了一头秀发和一身紧致的小内衣,此刻虽然衣衫已经换下,穿上了一件颇为宽松些的贴身小袄,但是一头乌黑长长的秀发还在湿湿的滴水,水珠晶莹点缀得这娇羞的佳人更是明媚万分。

杨宗志?#25104;?#26263;红,他原本偷偷看到唐小婕换衣服的俏模样,接着以为被她所发现,然后她晕倒下地,全是因为知晓了?#32422;?#20316;的坏事,受不住羞怒交加才导致的,现下听清楚唐小婕?#20599;?#30340;轻唤,才?#21069;?#26263;松了一口气,手中用力将她扶起来,重新坐好在?#39318;?#19978;,推手将面前的小瓷碗?#35828;?#22905;面前,轻笑道:“快吃吧。”

唐小婕明艳的眼眸一转,面色更红的扬起螓首,半眯住俏眼,娇气道:“婕儿……婕儿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站都站不稳,好郎君……你……你来喂我。”

杨宗志低?#33459;?#36825;端庄秀丽的大美人,一旦抛开羞怯撒起娇来,竟是如此惊心动魄,引人心生涟漪,这万般风情一点也不?#24623;?#31934;于?#35828;?#30340;筠儿,杨宗志点头道:“那好。”

他说完拾起小瓷碗中的玉白勺子,盛了小半?#30528;?#39321;的桂花粥,?#25925;?#23558;勺子递到了唐小婕的嘴边,唐小婕?#23814;?#26397;他媚媚的浅笑,然后伸出?#32422;?#19968;小捷猩红的小舌头,对着小勺子舔了一舔,杨宗志看见这般娇?#25376;杖说?#23567;舌头,一时不由得心头猛跳,顿时想起花魁之夜,?#32422;?#19982;虞凤忘情接吻的时候,她躲在?#32422;?#36523;下偷偷舔嗜?#32422;?#30340;手指头,正是这猩红的小舌头,在?#32422;?#20116;根手指上尽数游走了一遍。只是一瞬间,唐小?#21152;?#24555;疾的收回了?#32422;?#37027;猩红迷?#35828;?#33292;头,朝着杨宗志委屈无限的埋怨道:“好……好烫。”

杨宗志听得一愣,暗道:烫西么?他一时也来不及细想,便将面前?#24623;?#30333;勺子,放在?#32422;?#22068;边,凑起?#32422;?#30340;嘴唇尝了一口,这桂花粥已经作出来有好一会了,虽然今日天气温暖,并不寒冷,但是这桂花粥放置在此,现在吃在口中也仅仅是微微带些温热,要说到烫却不至于。

杨宗志皱着眉头品了一口,正要说话,面前的唐小婕却悄无声息的将?#32422;?#24231;下的?#39318;?#26397;前移了一移,然后看到杨宗志将小勺子都半含在嘴中,才是眼神一亮,?#25351;?#30528;?#21487;?#20652;促道:“好了,好了,不烫了,你快来喂我。”

杨宗志料不到今日?#32422;?#31455;然见到唐小婕宛若小女孩的天真表情,不由得哑然笑了笑,然后点点头,正要将手中的勺子凑到瓷碗中再盛一些起来,突然唐小婕将脖子向前一探,把那小勺子紧紧的含在了小嘴中,用洁白的玉齿?#23814;?#21676;住,然后再探出猩红的小舌头,在那勺子?#20384;?#22238;舔舐了一遍,才温柔的抬起头来,对着他嫣然大方的一笑。

杨宗志想起半年多以前,第一次见她的时候,她还是个青衣朴素打扮的小?#23194;錚?#36530;在马?#30340;?#24377;琴奏曲,误被?#32422;?#36825;强人拦下来,又是有些惶恐,又是有些惊惧,比拟起现在她这番明媚动?#35828;?#20431;丽模样,竟然形同相反的两人。

杨宗志?#29281;?#24863;叹一番,面上只是一笑,便又舀上一些桂花粥,而?#19968;?#20945;在?#32422;?#22068;中试了一试,才?#25925;?#21576;到唐小婕的嘴边,唐小婕眼中闪动着动?#35828;?#31070;采,对着杨宗志这般温柔体贴大感甜蜜,不由得咯咯的娇笑,?#30475;?#37117;将小舌头伸出来,在那勺子上温柔的舔舐半晌,才忽的一口将滑腻的桂花粥吞咽下去。

她吃得快了起来,嘴角便不自觉沾染到一些残汁,杨宗志看见,又将小勺子一伸要将那几滴残汁都刮下来,唐小婕冰雪聪明,一见便知?#28010;?#30340;用?#29459;?#26356;是微微摇头,小脑袋向后闪躲过去,然后才凑到他面前,低声媚惑道:“好郎君,这桂花粥很甜呢,你……你也来尝一尝。”

她说话间,娇俏的红唇向前微微努了一怒,意思便是让他将?#32422;?#22068;角的残汁都吃下去,杨宗志看的心头蹭蹭的起火,一时意乱情迷,便将手中的勺子放好在瓷碗里,然后右手一伸,抚住唐小婕似火的情动柔腮,然后让她向?#32422;?#26356;是靠近一些,凑起嘴唇过去,沿着她的嘴角一路亲到她的红唇,?#26469;?#30340;亲吻了一遍,将那些汁液都吃进肚里,才又放开了微微喘息的唐小婕,又好好端坐下来,浅笑道:“果然好甜。”

唐小婕一时只感到?#30446;?#22825;地广,这种醉?#35828;?#24515;满意足竟是如?#35828;?#20043;不易,她咯咯纯笑一声,眨着灵动双眸道:“那……郎君,你还舍得将小婕让给别人么,你还会心疼人家么?”

杨宗志听得一呆,方?#30424;?#23567;婕投江之前,便说起到怨恨他将?#32422;?#35753;给了别人,所以害得她伤心失意之下,才会想要寻死在?#32422;好?#21069;,只是当时情形紧急,他听过倒也没有放在心上,现下唐小婕旧事重提,显然这件事情一直紧紧的压在心头,若是不能得到他的一个?#20449;擔?#24656;怕终生也都吃睡不香。杨宗志摇头道:“我何尝说过要将你让给别?#35828;?#35805;,况且……况且过去你也并不是属于我的,我可不敢妄自尊大,说出这么没道理的话来。”

唐小婕深深凝望住杨宗志的眼眸,见他说话时眉头忍不住又蹙了一蹙,只是他这个习惯性的动作,竟是?#31859;约?#29983;出如此痴迷的心思,她看的忘形,忍不住咬牙低垂下小脑袋不看,才委屈的娇滴滴道:“你……你这?#36947;?#21531;,你怎么能如此错怪婕儿呢?你那天夜里问我,?#38405;?#24212;的那句下联怎么看,我就知道……你是故意催问我的,哎,风雪乌云马头低,独车伊人琴声远,这上下两联本就是一联说你和一联说我,旁人不知原委,难道你……难道你也不清楚的么,还要这么紧紧的逼问人家,我原本想要跟你都说了,可是……可是当时身边还有其他的女子也在,而且那女子看着与你关系匪浅,婕儿就算是想表露心迹,也……也有些难为情,你这便生起气来,?#23194;?#23828;代公子故意的来气我。”

杨宗志闻言一愣,他当时脑子里只是想着拆开锦囊,出兵北方四国的事情,浑然没有觉察到其实这情景对联中,还有这么深层的含义在里面,此刻听了唐小婕说出来,不禁心中有些恍然,再听到后面,更有些哑然失笑,问道:?#25353;?#20195;?他来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

唐小婕说得如小女儿般委屈,又?#30424;?#22836;来恨恨的白了他一眼,拧着小鼻子道:“还能说些什么,人家本来就不想要见他,结果他传了张拜帖进来,上面写着:杨宗志让我?#31383;?#20250;?#23194;錚?#25105;见了之后,才启门让他进来,谁知他一见到我就不?#32454;?#25105;说起道:他对我多么多么倾慕,简直一日不听我弹琴就如?#31283;?#20309;的恶心话,我心头烦闷的很,便抢断他的话问他:究竟杨宗志让他来作甚么,他这个时候看了我好几眼,才说起:‘杨家少将军说,与?#23194;?#20320;只有一面之缘,并不亲近,所以劝说在下来求?#22812;媚錚?#35828;不定?#23194;?#20415;?#23814;閾挠?#22312;下了。’哼哼,?#36947;?#21531;,你真真气煞婕儿了,我……我恨死你了!”

唐小婕一面说话,一面还犹自不甘心的在杨宗志胸口捶了几记粉拳,只是那小手上无力,打在杨宗志身上毫不起波澜,杨宗志低头一看,?#32422;?#27985;身还是湿漉漉的,她小手打在上面,却也沾湿了一片,便伸手?#23814;?#19968;?#30504;?#23558;她酥嫩的小拳头拿在手?#27169;?#31505;道:“他真是这么说的?嗯,前几日,这崔代倒是来找过我一次,他找我想让我作说客,劝说你让他见上一面,不过嘛……我只是回答他道:你若有本事,便?#32422;?#21435;追求。其余的多余话,我哪里会有说起。”

唐小婕被他?#31859;?#23567;手儿,却也不抽回来,而是呆呆的听他说话,听了个分明忍不住惊喜的道:“这是真的么?你……你当真可没有应允过他什么事情。”她说了两句,话锋不由得一转,恨恨的又道:“哼,想那崔代也是天下知名的大学子,我虽然没心?#21152;?#20182;攀交,但对他倒还有些折服,没料到他却是个误传误话的卑鄙小人,婕儿倒是看错了人!他害得婕儿为了你跳进了这洛水河,人家原本半点不会游泳,方才只是想:你……你若是心里有婕儿,便会下来相救,你若是心里没有婕儿,又或者犹犹豫豫的去找人,那……那就让婕儿?#32422;?#34987;这江水冲走好了,反正……反正你这么讨厌人家,?#19968;?#30528;也没有半分乐趣!”

杨宗志见这聪慧的唐小婕一时说的惊喜交集,一时又咬住嘴唇说着恶狠狠的话儿,只是无论?#21069;?#26679;貌,都是灵动十足的娇?#30446;?#29233;,不由得摇头一笑,转头过去看着桌面上端放的那具古瑶琴,此时却是失了一个角下来,残破不堪,知道这是昨日唐小婕听了崔代的话,生起气来将瑶琴摔碎,不由得松开她的小手,?#25925;?#19978;去在瑶琴上抚弄一下,叮咚一声,这瑶琴虽破,但是琴音还?#26143;?#33030;,只是没有共振,传不到更远的地方去。

唐小?#23478;?#26159;满脸怜惜?#30446;?#30528;瑶琴,这古琴虽坏,但是换了个温柔体贴郎君,她倒也?#20405;?#36275;的很,便即放开心神,?#21487;?#22937;问道:“好郎君,你定是觉得婕儿怎么是个如此大胆的不知羞?#23601;罰?#26159;不是?”

杨宗志转回头来,想起她方才投江试探?#32422;?#30340;事情,只是微微一笑,却是不答话,唐小婕垂下小脑袋,?#20599;?#30340;道:“其实……其实婕儿过去可不是这样的呢,只是……只是婕儿从小胆子就小,遇见生人都不敢上前说话,后来婕儿被婷姑姑请到这妙玉坊来教琴,这里每日人来人往,全是?#21543;?#38754;孔,婕儿更是害怕的紧,平日没事就躲在这小房子里面,不?#39029;?#21435;见人。那一次……那一次在北郡见到你之后,人家不知怎的,心里……心里便放不下你,后来我又见你一次,可是婕儿胆子太小,还是没敢跟你在一起,婕儿回到洛都之后,心中好生后悔,每天都在自责自怨,这样下来……胆子就慢慢大了不少。”

杨宗志听得哈哈一笑,觉得这小?#23194;?#24403;真有些意思,只是细想一下,却又愣住,迷茫的道:“我们……我们不?#20405;?#22312;望?#40065;?#22806;见过一次么?怎么……你说又见一次?”

唐小婕抬起头来,眼神微微闪动,咯咯娇笑道:“其实……我们过去见过两次呢,只是第二次你患了重病,昏睡不醒,却是不知道的。”

杨宗志昂起头来想了半晌,实在记不?#31859;约?#20160;么时候患过重病,又皱眉问道:“你可看清楚了是我?”

唐小婕娇俏的瞥了他一眼,娇羞的笑道:“怎么不是你,我省亲之后,便坐马车想要赶回洛都,就在……就在丰州城的远福楼?#24405;?#21040;了送你的马车,?#19979;?#30340;是你家的两个下人,他们说你得了重病,家中父母牵挂,所以才送你回家,我本来想……本来想……”

杨宗志听得浑身一机灵,全然没注意到唐小婕下面羞答答的话儿,猛地一伸手又握住了她的小手,紧声道:“是……是怎么样的两个下人,你说说他们的样子!”

唐小婕想说?#32422;?#26412;来追上了他的马车,想要打听他的姓名和老家,可是人家没告诉她,她又不敢多问了,可是她的话还没出口,就被杨宗志给抢断了,她微微奇怪的倪?#21451;?#23447;志一眼,乖巧的回忆道:“那两个下人嘛……嗯,其中一个长得很高,唔好像跟你差不多高,说起话来倒是谦和的很,另外一个却是奇矮无比,说话却又冲的很,好像说不上几句话,便想动手打人。”

杨宗志喃喃道:“奇矮无比……奇矮无比,说话冲的很?”他蓦然想起西门?#31245;?#32463;对?#32422;?#35828;过:有一日曾有一个奇矮无比的男子来求见,西门松没有在意便让手下一个坛主去见他,结果那坛主出去和?#21069;?#23567;话没说几句,便被?#21069;?#23376;给打伤了。难道……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么?后来就是这矮子给西门松出示了朝廷的奏折,劝说他先下手为强,去北郡夜袭?#32422;?#30340;十五万军马,想要收归己?#23567;?br />
唐小婕惊讶?#30446;?#30528;他目有所思的自言自语,?#25104;?#24494;微的沉了下来,他今日与?#32422;?#35828;话时,不觉都带着暖暖的笑?#29459;?#21776;小婕只感到浑身上下温柔密?#36857;?#36825;时见他?#25104;?#26377;些阴沉,不知是不是?#32422;?#30340;原因,便又有些害怕起来,将?#32422;?#34987;他?#31859;?#30340;小手紧了紧,怯懦的道:“你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么?”

杨宗志?#31168;?#36807;来,沉吟道:“我在凤凰城兵败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
重庆时时彩破译
北京快3中奖规则 福建十一选五规律 极速时时彩是中国的吗 腾讯欢乐升级 期精品平特一肖 排列3开奖公告 陕西快乐10分遗漏手机 帮别人投注时时彩骗局 大了透开奖开奖结果 pk10最牛8码计划 看准网app 重庆时时彩开奖到几点 足球计算机胜平负 3d过滤缩水工具软件下载 竞彩篮球大小分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