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群芳谱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群芳谱- 第148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
杨宗志奇怪道:“那便怪了,我分明记不起来十岁之前的所有事情,聂前辈你又说我没有失忆,这事当真解释不通,我也不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容嬷嬷听了聂云萝的话,本也色变发怒,但是她看着杨宗志的模样,?#27492;?#27627;没有惊慌失措的表情,而是一脸疑惑不解的神态,倒是若有所思的又缓缓坐了下来。

聂云萝再道:“毒经有云,人体失忆,乃是外力侵袭或者内心困扰,此二事都要透过脑后玉枕穴经脉相通,若不通,便会导致失忆。这难道还能有假不成?#20426;?br />
容嬷嬷思虑良久,忽然抬头道:“不对,师妹。”她情急之下,多年不曾喊出口过的师妹,却是一下子叫了出来,聂云萝一愣,面上涌起一阵复杂之色,却是低低嗯了一声。

容嬷嬷却还没察觉出来,又继续道:“师兄……师兄他有一门功夫,是从西域的罗兰心经上偷学出来的……”

“罗兰心经?#20426;?#36825;个名字倒是甚为熟悉,杨宗志轩眉一昂,微一沉吟,便记忆起来这是齐天派的洪嵌离与北斗旗丁晚成争斗的那部心经,?#19978;?#24050;经于三年之前落入江水之中了。

聂云萝忽的惊奇,鼓掌道:“不错,借身大法!”她说到这里脸色一黯,低声道:“但是师兄他……他若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,肯定是不用采用这个办法的,因为使用此功夫的,最后无不经脉逆行,七窍流血而死。”

容嬷嬷点一下头,猛然与聂云萝对视一眼,毫无征兆的二人同时抢出,抢到了杨宗志的身边,?#32531;?#19968;人伸出一只手,?#20806;?#20102;杨宗志的双臂,杨宗志大惊,哑声道:“你们作甚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只感到两股内力从自己的双臂分别涌了进来,经由自己的双手,一齐涌到了自己的胸口。

筠儿也是大惊,放下手中握着的酒壶,?#21487;?#21898;道:“嬷嬷……嬷嬷你作什么,你们……你们放开大哥。”说完便要伸手过去将大哥拉过来,西门松在一旁伸手一拉,便将筠儿拉了开去,才轻轻摇头道:“莫要惊扰她们,她们正在行功。”

筠儿听?#35828;?#29241;的话,?#27966;?#31245;放下心神,转回头来呆呆的问道:“她们……她们行功作甚么?#20426;?br />
西门松摇了摇头,缓缓道:“爹爹也不知道,不过……不过看?#27492;?#20204;应该没有什么恶意。”

杨宗志一身功力为秀凤的附骨寒气所制,本就无法运劲抵抗,现在聂容二?#35828;?#20869;力涌到了胸口,他一时只感到以自己的胸口为战场,这三股内力互相争斗了起来,初时聂容的内力威力甚大,逼迫得那股寒气缓缓后退,只是到了一个时限,那股寒气却更是后劲十足,不但慢慢抢下了主动,甚至还将聂容二?#35828;?#20869;力逼出了体外。

容嬷嬷和聂云萝一齐啊的一声,又砰的松开了手,?#32531;蠹本?#30340;弯腰喘息,容嬷嬷喘了几口,抬头道:“小子,你体内那是什么内力,怎么……怎么如此奇怪的?#20426;?br />
杨宗志苦笑一声,接口道:“前几日,我们一道去追查熊百平身后之?#35828;?#19979;落,那天晚上我去追那个凤舞池的人,被她……被她在体内注入了一股寒气,?#24618;谱?#20102;自己的功力,我也是万分无奈。”

聂云萝紧声问道:“是不是附骨寒气?#20426;?br />
杨宗志点头嗯了一声,聂云萝咯咯的娇笑,扬眉道:“若是你当真被师兄使了借身大法,那……那这凤舞池的小妖精便?#20040;?#20102;手段,只因我们阴葵一门,偏偏多的是对付她们凤舞池的法子,咯咯咯咯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

讲几句心里话,大家认为我在发牢骚?#37096;?#20197;!

自从我到翠微居开了VIP之后,前后左右这么好几个月,到现在为止,只拿到了最前面两个月的VIP稿费,?#30475;?#20998;别是100元,合在一起是200元整!

是的,这就是我在翠微居的所有收入,有银行账户进出资金为证。但是这么几百个日日夜夜,我没完没?#35828;?#29100;夜,抽了不知道几百包烟,身体越来?#23047;濉?br />
我有繁忙的工作,有家庭,家里还有半岁大的宝宝。她出生的时候,我开的这本书,那么我后来一直坚持在更新,可以说没有任何的收入,我到底在图什么呢?就像我在我的自白里面所说的,我只有最后一个心愿了,那就是写好这本书的追求,就好像?#35199;?#19968;样的缠着我。

但是家里不会是没有怨言的,每天最早2点多钟睡觉,我老婆形容我的眼圈,永远是黑色的。这本古?#38590;?#25991;风格的书,每一章,甚至每一句话,每个词,都要仔细审核,大家看一章只需要3-5分钟时间,但是我要花费不知多少个小时。

我现在开新书,写的是都市,情节和结构都很简单,语言也很随便,我今天可以写出1万3千多字,但是写群芳谱,我真的写不出来,一天状态最好的时候,满算1万字。

很长一段留言,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书友抱怨过,大家怪我,说我,我都是默默接受。我自己也是看书的,我知道书友们的感受,虽然我自己追看的几本书,已经很久都没法看过了。

第二百一十七章 阴葵 之二

聂云萝眼见自己说完之后,杨宗志面露喜色,盯着自己看,却是突然想起淼儿的事情来,心中不由得恼恨无比,又咯咯笑道:“怎么?你想知道如何对付这附骨寒气么?我……我呀偏不告诉你。”

筠儿在一旁也是听得心中暗暗窃喜,只因她一直对大哥受伤之时,多有负疚,认为大哥若不是为了自己教中出事,便不会遭了这番磨难,而且大哥从未因为这件事情,口中怪过自己一句话半个字,甚至还紧紧的维护于她,只说是他自己的原因造成,这样筠儿心中更是难过,现下听了聂云萝的话,便是将一双希冀的眼光转到了嬷嬷身上,小心思当中暗暗盘算,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俏皮的笑意。

杨宗志不想示弱于人,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,道:“人说生死有命,?#36824;?#22312;天,有一身功夫,或者没有一身功夫,对我来说,也没有太大区别,我也不算是江湖人物,这些都不用放在心上,只是聂前辈,你口中所说的阴葵一门,到底是指得什么门派?#20426;?br />
聂云萝暗暗气骂道:“好骨气么?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撑住多久。”便捋了捋自己腮边的披风,沉身又慢慢坐了下来,她?#20102;?#29255;刻,目中隐隐痴缠,或许是内心多股情感兀自挣扎,又或许是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,而郁郁不得解,过了好一会,才低低叹了口气,道:“罢了,便告诉你也是无妨。”

她转头瞥了容师姐一眼,见师姐的目光呆呆?#30446;?#30528;那小子,略显苍老的脸庞更是风云变幻,时而?#19981;?#26102;而忧愁,再叹了口气,才道:“好小子,你应该是知道凤舞池这个门派的吧?#20426;?br />
杨宗志轻轻凝视她一眼,不必自觉嗯了一声答应,筠儿见大哥现下并无半分不适,才又放下心来,凑过来温柔的坐在了他身边,桌下?#20302;?#20280;出自己的小手,缓缓?#20806;?#20102;大哥的大手,却是看也不看聂云萝一下,目光紧紧的缠住了大哥。

聂云萝道:“天下人大多都听闻知道,凤舞池创派的祖师爷,乃是前朝赫赫有名的‘南茗公主’,这南茗公主之所以有些名号,只是因为她身为尊贵女儿家,却性好习武比斗,经常?#20302;?#36305;出宫外,混迹于市井勾栏当中,邀人前来比武争胜,渐渐的,在北方武林中倒也创下了一番声名。”

聂云萝说到这里,紧紧的叹了口气,目?#21451;?#23447;志道:“初时大家不知道这南茗公主的身份,只?#28010;?#26159;个新出道的嫩雏儿,江湖中有些血性汉子,被她缠的烦了,便想使出霹雳手段,重重的给她一个警戒教训……那一年,长白山爆发大动乱,这些本想过去投奔的汉子们寻了个手段,将这南茗公主擒了下来,正要开?#27573;首錚?#23601;在这个时候,横地里杀出一个蒙面男子,赤手空拳,将这些汉子们尽数打伤制服,才救下了她,并带着她隐?#31456;?#21517;在附近的农户?#24050;?#20260;。”

聂云萝口中所说的事情甚为隐?#20800;?#21363;便是西门松这种对江湖秘闻见多?#35910;?#30340;人物,也是不得而知,皱着眉头听她说话,杨宗志和西门筠儿这对少年?#20449;?#26356;是闻所?#27425;牛?#31584;儿?#20806;?#22823;哥的?#33268;月?#32039;了一紧,又将目光投向了聂云萝,倒是多了几分兴趣出来。

聂云萝看了容嬷嬷一眼,再道:“这个蒙面的男子,便是我们阴葵门开山的祖师爷了,他本姓王,单字一个妥,原是前朝近卫军里面一个挂职副督?#24120;?#37027;日南茗公主?#20302;?#36867;出了宫,前朝太子得知以后,便派了他领得令牌,一路追了出来,终于在去长白山的官道旁追到了她,又一路在后面紧紧跟踪,这才找了个机会将这好惹事的公主,带了回来。师姐,你说是不是这样?#20426;?br />
容嬷嬷呆呆的听着聂云萝说话,心思却是飞扬,到了十年前那个生死分离的时刻,她?#24535;?#38745;的凝视了杨宗志一眼,也点头道:“不错,祖师爷救下了南茗公主,便带着她在长白山附近的乡村农户?#24050;?#20260;,又耗费内力为她打通淤塞的经脉,这南茗公主……这南茗公主本生的是一副天仙下凡般的姿色,再加上从未见?#35910;?#36825;等田园诗意的风光,不由得暗自?#19981;?#19978;了宁静祥和的生活,每日里陪着农家下地耕田,摸鱼捉扇,快活逍遥,祖师爷见她天真浪漫,?#32622;?#20029;动人,不觉……不觉对她暗暗生了情愫,自是不想违拗她半分,因此南茗公主身子虽是一日好过一日,但是这归期……却是一拖再?#24076;?#19968;直过了九个月零三天之后,才是再也拖不下去了。”

聂云萝嗯的一声,理了理自己鬓边的披风,沉吟道:?#30333;?#24072;爷留下话说,九个月零三天之后,他陪南茗公主去附近的镇上打酒,无意间听到了北方乱匪势成,已经攻入了大都的事情,南茗公主一听,顿时便晕了过去,祖师爷心中也是急切的很,便再也顾不了更多,当夜便租了马匹蓬车,连夜向大都方向赶去。”

容嬷嬷继续道:?#25353;?#21040;他们马不停歇赶到大都之后,才发现城头已经变换大旗,前朝的天下……前朝的天下已经败了。唉!”

西门松听得分明,不由得也?#21069;?#26263;叹了口气,话说天下之势,瞬息则万变,他也算是多年与朝廷分兵对垒的人,虽然他本意不是想要造反,而是为时势所逼迫,却也清楚的知道这其中的凶险难以测度,只要稍有闪失,便是家破人亡的下场,他转头宠腻?#30446;?#20102;一眼自己身边乖巧的小女儿,又忍不住捎带了一眼不远处的何若仪,一时雄心当中也不禁软了一下,暗自思忖:只要当真能作到家眷满堂,其乐融融,便也罢了。

杨宗志静静的聆听,不由得因?#24405;?#20154;,念起自己家中爹娘生死不明,自己此时如何不是与那南茗公主一般,急急的想要赶回家中,那南茗公主回到了家,发现家已不存,亲人兄弟姐妹尽皆死的死,流散的流散,而自己回家之后,却又不知是一番怎么样的光景?杨宗志皱了皱眉头,心中隐约感到有些惆怅,又抬起酒杯,缓缓饮了一口,再喝这七十多年的古竹老酒,竟也渐渐如饮白水,喝不出什么味道来了。

容嬷嬷沉吟了一会,又继续道:“那南茗公主虽是个妙龄少女,却是个?#24895;?#21018;烈之人,她见了江山?#23383;鰨?#39118;云变幻,便在现时洛都之中,?#20302;?#38544;匿了下来,暗中联络前朝残余的势力,想要密谋复辟江山,祖师爷在身边见她?#25112;?#28040;瘦,为了此事耗尽了心力,更是多多心疼于她,只是默默守护着她,为其所驱使差遣……但是南朝的太宗皇帝,本是个英雄人物,他得了江山之后并不穷奢极欲,而是励精图治,事必躬亲,天下在他手中倒也渐渐太平安宁下来了,南茗公主暗中举了?#22797;?#20107;,都是落败而归,郁郁不得志,心灰意懒之下,便远遁到极南的神玉山上,?#37027;?#38544;藏下来,创下了这此时天下闻名的凤舞池了。”

众人一起哦的一声,心中不由得升起悱恻,暗道:原来凤舞池还有这等艰辛来历,大家?#36824;?#29616;今凤舞池在江湖当中地位尊崇,门下弟子皆是世人仰慕的?#21152;ⅲ?#20195;代相传,没料到却是也有她们自己的?#20035;?#24448;事。

聂云萝轻轻拍击桌子,突然咬牙恨声道:“只是可怜了我们那祖师爷,他本是天下少有的英俊男子,又为了这南茗公主耗尽一生的精力,甚至于舍了自己的尊?#24076;?#26356;将自己所知所晓尽数相授,到头来却落得个?#24405;夜訝说?#19979;场而终,因此他老人家在临终之前,要自己的弟子对着铭牌发下?#38590;裕?#25105;阴葵门的男弟子,代代?#21152;?#19968;个信念,那就是要让她们凤舞池中的人物,臣服于我们面前,再带过去给他老人家见上一见,他便心满意足的了。”

筠儿心软,听了这阴葵门王祖师爷的生平?#24405;#?#19981;由的微微潮湿了凤目,她自心想:原来是个多情的痴缠男儿,倒也……倒也真是可怜的紧了。她想到这里,下意识紧了紧自己在桌下?#20806;?#22823;哥的手,将自己的娇躯缓缓依偎在那刚强的手臂上,又甜蜜的道:我可……我可比那王老爷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
重庆时时彩破译
十三水牌技 深圳风采历史开奖记录 安徽11选5现场开奖 两码中特 福建36选7开奖彩票 天下足球 重庆彩票官网开奖幸运农场 安徽快3和值推荐号码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黑龙江6 1走势图 福建福利彩票官网 福建11选5基本走势带坐标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2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 打麻将游戏